關於部落格
plus論壇
  • 6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江河水(三十一)

  杜衛東 周新京   長篇小說   杜衛東 周新京著   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   孟建榮此言一齣,丁薇薇就知道他準備妥協了,不動聲色道:“普洱茶我不懂,談不上指教,不過茶品如人品,厚重在手,淡泊於心,持茶思己,用心去做就是了。”然後端起茶碗說,“正事就談到這裡吧。孟先生,晚膳已備,可否賞光?”   孟建榮哪裡還有心情吃飯,他起身道:“謝謝丁董事長盛情,晚餐請自用吧,我今天不太舒服,無福消受了。”   丁薇薇並不輓留:“那好,海濤,你替我送送孟先生。”   秦海濤送走孟建榮,回來興衝衝說:“姐姐,我可真佩服你,孟建榮投降了,同意兩千萬出讓公司!”   丁薇薇神情自若:“孟建榮弄巧成拙,自斷後路,我剛纔沒有點破,他自己意識到了,除了投降已無路可走。”   秦海濤不甚明白:“姐姐明示。”   丁薇薇輕輕搖了下頭:“海濤,你和孟建榮結交的時間也不短了,人要過貪,往往誤己。他說那批劣質鋼筋是港務局商務處代購的,他發現質量不合格後讓港務局方面作了退貨處理,商務處還有退貨憑證,你不覺得他這樣做太利令智昏了嗎?”   秦海濤似有不解:“這件事是五年前的舊事,當時我剛到東江來,具體情況我不是很清楚。”   丁薇薇手一擺:“你不要管這是五年前的舊事還是十年前的舊事,關鍵是孟建榮真的把那批劣質鋼筋退貨了嗎?”   秦海濤問道:“姐姐,你懷疑他瞞天過海?”   丁薇薇放下茶杯,斬釘截鐵說:“我不是懷疑他瞞天過海,我是斷定他瞞天過海。當然,這步棋要有人接應,肯定是他與那個叫海岩的人聯手而為。不過,他這步棋可大錯特錯了!”   秦海濤恍然大悟:“我明白了,他要是真把這批劣質鋼筋用到防洪堤後續工程上,一旦事發,港務局方面已作了退貨處理,不承擔任何責任,他全得自己兜著,這下麻煩可就大啦!”   丁薇薇皺著眉頭道:“他這個公司如此爛底,還有沒有收購價值?我們丁氏集團有自己的律師,我回去後溝通一下,你在東江這邊也找個律師,畢竟他們對大陸現行法規更熟悉。財務方面你是專家,我就不多說了,如果可以收購的話,一定要把債權債務處理乾凈。”   秦海濤道:“財務方面你放心,孟建榮鑽不了空子。”   “這樣最好。”丁薇薇頓了頓,然後話鋒一轉,“裕泰號沉船時,琊山煤礦那個方秋萍沒有死。”   秦海濤臉上露出惶恐之色,丁薇薇為什麼突然說起方秋萍,難道她也懷疑他和方秋萍的關係?   “這個……姐姐,方秋萍死沒死,和我有什麼關係嗎?”秦海濤勉強笑了笑。   丁薇薇看著秦海濤,並不作答,臉上再一次露出風情萬種但卻令秦海濤無比驚悚的那種微笑。秦海濤在她面前流露出的惶恐,大多時候是刻意表現出來的示弱,但這一次她有足夠的理由相信,秦海濤此時的惶恐源自內心的恐懼。丁薇薇比任何人都清楚,方秋萍是秦海濤真正的夢魘,不過她沒有讓秦海濤繼續難堪下去,悠閑地喝著茶問:“海濤,你說琊山煤礦那個廖漢中礦長,要是知道了方秋萍沒有死,會作何感想?”   丁薇薇此言一齣,秦海濤立刻如釋重負,他搔了搔頭:“廖漢中作何感想,這個問題可深奧啦,我想他至少會有十種以上不同的感想。”   幾個月前,丁薇薇在香港給秦海濤打電話,要他伺機收購孟建榮的建築公司他還不明就里,現在他才恍然大悟,丁薇薇以九眼天珠做局令孟建榮血本無歸,目的是要收購他的建築公司,染指琊山煤礦的煤化工基建工程。此時丁薇薇突然提及方秋萍,當然也不可能是針對他的。   丁薇薇笑道:“十種以上,太誇張了吧,算了,不去管他了。海濤,如果律師方面沒問題,立刻完成對孟建榮公司的收購,我給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條件是你要給我拿下琊山煤礦煤化工項目的基建工程。”   “謝謝姐姐。”秦海濤笑容滿面地說,“可是我不明白,姐姐是做珠寶的,怎麼又對工程建築感興趣了?”   丁薇薇伸出纖纖玉手,輕輕撩了一下額前的一縷秀髮:“海濤,丁氏集團是上市公司,不單單經營珠寶,也有能源和礦山方面的業務。姐姐實話告訴你,我們在海外最大的一家商業競爭對手,準備和琊山煤礦的煤化工項目深度合作,如果讓他們占得先機我們就被動了,所以煤化工項目的基建工程我們一定要拿下來。” 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三十一)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